講中國歷史,看歷史知識,盡在講歷史網

广西11选56:張作霖與馮德麟的關系 張作霖和馮德麟是兄弟嗎

來源:講歷史2016-06-09 09:15:02責編:尼威亞人氣:
字號:小號|大號
【內容導讀】馮德麟是張作霖的拜把兄弟中的一個,馮德麟是張作霖早年的對手,馮德麟支持復辟被捕后是張作霖從中運作將其救出。二人有恩怨但終身未兵戎相見?! ≌拋髁賾敕氳瞞氳墓叵嫡擰?/div>

广西11选5app www.siyct.com 馮德麟是張作霖的拜把兄弟中的一個,馮德麟是張作霖早年的對手,馮德麟支持復辟被捕后是張作霖從中運作將其救出。二人有恩怨但終身未兵戎相見。

  張作霖與馮德麟的關系

張作霖與馮德麟是拜把子兄弟的關系,雖然二人有恩怨但始終未兵戎相見。

1910年農歷九月初九日,張作霖攜手在剿滅陶克陶胡的戰斗中作出重大貢獻的七位哥們,來到洮南關帝廟。大家備了金蘭譜,跪在關老爺像前發下誓言:不能同生,但愿同死。相扶相助,攜手奮斗。按照年齡,8人的排序是:老大馬龍譚、字溪騰,1861年生,當時的職務是奉天巡防營右路統領。老二吳俊升,字興權,1863年出生,當時的職務是奉天巡防營后路統領。老三馮德麟,字閣臣,1866年出生,當時的職務是奉天巡防營左路統領。老四湯玉麟,字閣忱,1869年出生,當時的職務是奉天巡防前路馬二營幫帶。老五張景惠,字敘五,1871年出生,當時職務是奉天巡防前路馬三營管帶。老六孫烈臣,字贊堯,1872年出生,當時的職務是奉天巡防前路馬四營管帶。老七張作霖,字雨亭,1875年出生,當時的職務是奉天巡防營前路統領。老八,張作相,字輔忱,1881年出生,當時的職務是奉天巡防前路馬一營管帶。

張作霖與馮德麟的關系 張作霖和馮德麟是兄弟嗎

  馮張爭霸

民國元年(1912年)巡防營改編為陸軍。9月1日,北京國務院電命張作霖為二十七師師長,馮德麟為二十八師師長,補授馮為陸軍中將銜,授二等文虎幸、二等嘉禾章、三等寶光嘉禾章,與張作霖平起平坐。

所不同者,馮部二十八師駐廣寧(北鎮),張作霖的二十七師則駐在省城。兩人駐地不同,馮感不快,乃漸生裂痕。1915年袁世凱積極籌劃復辟帝制。 8月,派其心腹段芝貴為奉天督軍。馮德麟、張作霖等人,為討好袁世凱,配合段芝貴,聯名向北京參政院提出“變更國體清愿書”,為袁世凱稱帝大造輿論。

1916年初,張作霖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旋又打起“奉天人治奉天”的旗號,驅逐段芝貴出奉,馮德麟亦步亦趨。 4月19日,段乘火車返京,途經溝邦子車站,馮密派汲金純部攔截火車,將段芝貴所提官款二百萬元及大宗軍火扣留,段因此對馮大為不滿。段到北京后,面見袁世凱,極力保舉張作霖,對馮德麟則大加斥責。

1916年4月22日,袁世凱授張作霖盛武將軍銜,督理奉天軍務并兼巡按使,統握奉省軍政實權。而馮德麟則被任命為軍務幫辦,居張之下,馮憤憤不平,遲不就職。張派吳浚升、馬龍潭出而“勸駕”,屈就幫辦職,馮拒而不見。張作霖只好忍氣吞聲,親登馮府言和。馮公然要挾另設“幫辦公署”,其組織、開支、編制皆與將軍公署同格。張作霖不悅,電袁世凱“裁決”。袁以“于體制不符”為由,回絕了馮的要求,只答應每月另發辦公費十五萬元。馮拒不接受,返回北鎮。袁世凱乃派張錫鑾來奉調解,未果。張作霖轉而采用軟招,派二十五旅旅長孫占鰲,攜帶貴重禮物及三十萬元現款到北鎮,恭迎馮回省城就職。 5月20日,馮德麟率步、馬、炮五營,班師進城,并在沈陽城南風雨壇設立二十八師辦事處,與張作霖之將軍府相對峙。馮有恃無恐,向張提出三個條件:其一,要求幫辦權利與將軍平等;其二,用人行政相互咨詢;其三,撥二十萬元為馮購買飛機。張對這些無理要求當然不能全部應允。袁世凱死后,段祺瑞對奉天張馮矛盾極為關注,派趙爾巽于1917年2月28 日赴沈進行調解,并請吉林督軍孟恩遠、黑龍江督軍畢桂芳派代表參加,終未達成協議,調解無效,馮德麟于3月6日重返北鎮。

張作霖督奉,雖大權在握,但他苦于省城治安混亂,無法治理。

1917年11月,特聘前民政使、曾獲“全省警政第一”的王永江為全省警務處長兼省會警察廳長。王就任后,改革警政,實行軍警分立,嚴禁軍隊干涉警政,遭到湯玉麟等人的反對。有一次,湯的部下宋某在城內聚賭,為督察偵知,王派人將宋逮捕。湯玉麟獲悉后,唆使部下向警察尋釁,并要求把王永江免職。馮德麟因素與張作霖不合,乃全力支持湯玉麟的對抗行動,從而加劇了張作霖與馮德麟之間的矛盾。

大總統黎元洪為了解決這場軍警之爭,派特使來奉調解。馮德麟見勢不妙,激流勇退,將部隊撤回廣寧,湯玉麟退至新民。張作霖進而行使權力,免除馮德麟軍務幫辦職,撤掉二十八師駐沈陽辦事處,馮德麟、湯二人以失敗告終。馮德麟受挫退居廣寧(北鎮),意志消沉,固守田園,無所作為。北京政府曾擬定馮為黑龍江省督辦,后因政局不穩而流產。

張作霖雖然與馮德麟素有矛盾,但念其綠林情誼,在馮妻的請求,張去北京找段祺瑞。動員吳俊升、馬龍潭兩鎮守使及二十七師、二十八師、二十九師各旅、團、營長百余人,聯名向北京為馮德麟請命。不僅此,又勸說遼西十六縣士紳上書請求寬容。經各方努力為之疏通,10月15日,段祺瑞政府才改判為“參加復辟證據不足,因吸鴉片罪罰八百元”為由而獲釋。張作霖負責二十八師,張作霖為東三省,東北王。出獄后,馮德麟被重新“安排”工作,先是被任命為段祺瑞的高等顧問,后又被派去管理清室在關外的陵墓,始終沒有再重新領兵。張作霖對失勢后的馮德麟給予很多關照,還提拔他的長子馮庸為東北空軍少將參謀長。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