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莊王

广西11选5预测:楚莊王

(一鳴驚人的春秋霸主)
本名:
熊侶
別稱:
楚莊王、荊莊王
所處時代:
春秋時期
人物簡介:
楚莊王(?—前591年),又稱荊莊王(出土的戰國楚簡文寫作臧王),羋姓熊氏,名侶(一作呂、旅),謚號莊。楚穆王之子,春秋時期楚國最有成就的君主,春秋五霸之一。莊王之前,楚國一直被排除在華夏文化之外,自莊王稱霸中原,不僅使楚國強大,威名遠揚,也為華夏文化的傳播和民族精神的形成發揮了一定的作用。春秋末期,孔子曾到訪楚國,稱楚莊王的政治思想與儒家的“仁”的思想相符。在楚莊王之前,楚國一直被排除在華夏文化之外;自楚莊王始、使楚國強大,為華夏文化的傳播、和民族精神的形成,發揮巨大作用。公元前591年,楚莊王去世,謚號莊。后世對其多給予較高評價,有關他的一些典故,如一鳴驚人等也成為固定的成語,對后世有深遠的影響。[page]
楚莊王參與事件/話題
本名
熊侶
別稱
楚莊王、荊莊王
所處時代
春秋時期
民族族群
華夏族
去世時間
公元前591年
主要成就
飲馬黃河、問鼎中原、“并國二十六,開地三千里”
職業
楚國國君
在位時間
公元前613—公元前591年
謚號
莊王
地位
春秋五霸之一

人物生平

斗克之亂

楚穆王十二年,楚穆王去世,嫡長子熊侶即位 ,是為楚莊王。楚莊王在令尹子孔監督與輔佐下,為先君楚穆王發喪。

當時楚國內部正處于一種不安定的狀態之中,這不單是因楚穆王去世而引起的。早在公元前615年,楚國就因令尹成大心之死而發生動蕩,楚穆王任命成大心的弟弟成嘉(字子孔)繼任令尹,屈從于若敖氏家族的屬國舒國及其附庸宗、巢等國背叛楚國,于是成嘉率軍討伐舒國,俘虜舒、宗兩國國君,并且包圍巢國。

公元前613年,成嘉、潘崇決心徹底消滅叛亂勢力,率軍再次出征,而派公子燮與斗克(字子儀)鎮守國都。斗克曾為秦軍所俘。后肴之戰中秦軍慘敗給于晉,急于聯楚抗晉,才將斗克等人釋放回國。斗克回國后一直郁郁不得志,而公子燮欲替成大心為令尹卻敗給成嘉,二人臭味相投,很快就有謀反之心。

公元前613年秋天,公子燮、斗克趁令尹子孔出兵征戰,宣布郢都戒嚴,又使人行刺成嘉,陰謀失敗。成嘉和潘崇迅速回師圍攻郢都。八月,公子燮和斗克人挾持楚莊王從郢都突圍,準備外逃,挾持莊王,另立政府。途經廬地的時候,二人被廬大夫戢梁誘殺,楚莊王才得以獲救,重返郢都。

楚晉爭霸

楚莊王經平定內亂與滅庸后,統治已趨穩定,遂萌北上圖霸之志。中原諸侯仍以晉實力最強,它西抑秦東制齊,秦、齊雖強卻仍非晉之對手。時晉靈公也已親政,然大權卻依舊把持于趙盾(趙宣子)手中。靈公漸長,對內殘害臣民,對外受賂無信,故國內統治既不穩定,國外威信也日益下降,更與權臣趙盾矛盾異常突出,勢同水火。這就為楚莊王北上提供了有利時機。

公元前610年,晉會衛、陳等諸侯于扈,以鄭有二心于楚,拒絕鄭穆公與會,經鄭子家書告趙盾,申辯鄭居大國之間不得不從強令的苦衷,晉才允于請和。從中亦可知楚已復強,鄭不得不考慮與楚改變關系。

公元前608年,鄭即以晉無信,伐齊、伐宋,皆因受齊、宋賂,半途而廢,于是叛晉而“受盟于楚”。附晉之鄭,主動與楚結盟。隨著楚國的穩定與實力的增強,一些中原國家,開始看風使舵,認真選擇自己的出路了。恰在這時,陳共公卒,楚莊王不派人前往吊唁,陳靈公一氣之下,與晉結盟。楚莊王見時機已到,立即親領大軍攻陳,接著又攻宋。晉趙盾率軍會宋、陳、衛、曹諸國軍隊于棐林,攻鄭以救陳、宋。

同年冬,晉為擺脫被動局面,從趙穿計,攻打秦之與國崇,想迫使秦來救,然后便于向秦求成,不料秦國并不理會。晉又攻鄭,以報北林之役。

公元前607年春,鄭受楚命攻宋,以打擊晉國。鄭、宋戰于大棘,宋軍大敗,鄭囚華元,獲樂呂,及甲車四百六十乘?;庸?,為宋筑城。秦為報復晉侵崇之役,出兵攻晉,圍焦。秦、晉關系一度緊張。同年夏,晉趙盾解焦圍,接著聯合衛、陳攻鄭,以報大棘之役。楚莊王立即命子越椒領兵救鄭,趙盾以斗椒屬若敖氏“殆將斃矣,姑益其疾”為由,悄然退去。鄭攻宋、秦攻晉,以及趙盾不敢與斗椒正面交鋒,雖有晉靈公不君之故,也側面說明其時楚國實力日益上升,連一生不服軟的趙盾都不敢接戰。

正當晉國外爭不利時,國內又因晉靈公暴虐,這年為趙穿所殺,趙盾等立公子黑臀為晉侯,是為晉成公。晉成公初立,即于公元前606年,就率軍攻打鄭國,抵達郔(今河南鄭州北),鄭被迫與晉和,訂立了盟約。

同年春,楚莊王親領大軍北上,攻打陸渾之戎(散居黃河南、熊耳山北之陰地,又稱陰地戎),至于洛水,直抵周天子都城洛邑附近,在周王室邊境陳兵示威,“觀兵于周疆”。周定王惶恐不安,派周大夫王孫滿慰勞楚莊王。楚莊王在接見王孫滿時,問九鼎之大小、輕重。九鼎相傳為夏禹所鑄,象征九州,夏、商、周奉為傳國之寶,是天子權力的標志。楚莊王問九鼎,意在“示欲逼周取天下”,由自己取而代之。王孫滿見楚國國勢熾盛,只得委婉地答道:“在德不在鼎。……周德雖衰,天命未改,鼎之輕重,未可問也?!背躋環矯嬉浴俺鄣鮒?,足以為九鼎”表示蔑視;另一方面也意識到取代周王室條件還不成熟,便退兵了。

前597年開春,經過一個冬季的休整,楚莊王趁勢而起,以令尹孫叔敖將中軍,子重將左軍,子反將右軍。楚莊王親統楚國三軍精銳部隊悉數北伐。

這是楚國這些年來所發動的規模最大、氣勢最宏偉、攻勢最猛的一次進軍。面對如此大好時機,楚莊王志在必得。不久,楚軍就將鄭國團團圍住。

圍困17天,鄭襄公準備求和,命人占卜,不吉利;準備與楚軍巷戰,吉利,于是乎舉國大哭。經過長達三個月的激戰,楚軍占領鄭國,鄭襄公袒胸露臂向楚軍請罪以求和。楚莊王同意鄭國媾和,楚、鄭結盟,楚軍后退三十里,僅僅三十里。

鄭國,已不簡單是楚莊王的目標,更是一個誘餌!楚軍就駐扎在鄭國的土地上,靜靜地等待著晉國人。

南方狼煙四起,晉國六卿們正在朝中為瓜分利益爭論不休,聽聞楚國已經攻入鄭國。時任正卿的中行桓子率領晉國三軍六卿七大夫南下,面對楚莊王咄咄逼人的攻勢,荀林父謹言慎行,至黃河北岸安營扎寨。

此時已是六月,楚軍進駐鄭國之地已近半年,根基已固。晉國將帥打聽到鄭國已經跟楚王議和,遺憾時機已過,荀林父便想領兵回國,士會隨聲附和。中軍佐先榖(趙盾黨羽)當即反對,說:“晉國之所以能夠稱霸,由于將軍隊勇敢,臣下盡力,現在救援鄭國卻不敢作戰,這是不盡力;大敵當前卻怯戰,這是不勇猛?!倍安凰稻痛煜仁現曬坪?。

司馬韓厥將先榖之舉報告荀林父,荀林父恐先榖有失,即率全軍跟上,晉軍由此陷入被動。

哨兵探得晉軍渡河的消息,楚莊王率領軍隊北進,駐扎于郔與晉軍對峙。

楚莊王親自統帥全軍,令尹孫叔敖(蒍艾獵)將中軍,子重(公子嬰齊)將左軍,子反(公子側)將右軍,準備飲馬黃河后便撤軍回國,探知晉軍氣勢磅礴的橫渡黃河,回想起當年城濮之戰,回想起這幾年與晉軍的幾次交手,莊王一陣寒顫,心里沒底!

伍參想跟晉軍一決雌雄,穩重的孫叔敖不支持,說:“去年攻陳國,今年攻鄭國,不是沒有戰爭。交戰而不能取勝,伍參的肉夠大家吃嗎?”伍參爭鋒相對:“如果作戰且最終獲勝,那就是孫叔敖你沒有謀略。就算戰敗,我伍參的肉也會落到敵人的手里,哪里輪得到你吃???”

伍參只是個將官,孫叔敖高居令尹,自然不用去在意一個小將官的話,看到楚莊王保持沉默,孫叔敖率中軍向南撤退。伍參得寵于楚莊王,向莊王進言:“晉國這個正卿(荀林父)剛剛上任,難以集權;他的副手先榖剛愎自負。他們三軍將佐矛盾重重,根本無法有效的調動軍隊。這場戰斗一旦拉開,晉師必敗!況且敵人的主帥只是臣子,而我們的主帥卻是君主,君主逃避臣下,奇恥大辱!”

楚莊王聽完后很不高興,已有一些決戰的沖動,領軍駐于管地,傳令孫叔敖改變行軍方向,繼續向北進軍,還是擔心晉軍勢力龐大,幾番派使臣向晉國求和,荀林父、士會、趙朔等都同意雙方握手言和,因為雙方誰都沒有必勝的把握。然而愿望是美好的,卻遭到了先榖、趙同、趙括等好戰派的反對。晉國貴族們的矛盾公然暴露在楚國人面前。

趙旃、魏锜二人早不滿荀林父,以向楚軍請和為名,假傳荀林父之命,向楚軍宣戰,并至楚軍陣前罵陣。趙、魏之流,在楚軍陣前撒潑,激怒楚國將士。楚莊王親自帶兵出營追殺二人,趙旃、呂锜見楚軍已“上鉤”,撒腿就跑。楚莊王怒不可解,繼續追剿。

晉元帥荀林父害怕趙旃、呂锜二人有失,派荀罃(智武子)接二人回營。

荀罃戰車一過,疆場之上,黃土彌漫。潘黨望見遠處飛揚的塵土,以為是晉軍發動了總攻,急忙派人報告:“晉師至矣!”

楚國諸將聽聞晉軍已經發起攻勢,深恐楚莊王孤軍深入,軍中最高指揮官令尹孫叔敖下令:“進軍!速速進軍!寧可我們接近敵人,也不能讓敵人接近我們!”于是,楚國主力大軍傾巢出動,戰車馳騁,軍士狂奔,突襲晉軍。

荀罃的那一小股部隊一觸即潰,荀罃被俘,楚軍順勢向晉軍大營殺去。

晉國諸卿的爭論依舊沒有結果。荀林父還在犯愁,哨兵報告,楚軍已不宣而戰,已逼近晉營。晉軍只是象征性抵抗了一會,面對楚軍排山倒海般的攻勢,倉促之間,荀林父不知所措。荀林父下意識就是開溜,在軍中擊鼓,向三軍下達了命令:“撤軍!率先渡過黃河之人有賞!”

三軍之中,中軍與下軍早就亂作一團,聽聞元帥如此命令,慌忙向北撤退,至黃河岸邊,楚軍將至。幸虧趙嬰齊備有船只,晉軍將士搶奪舟楫,爭先恐后,先上船者甚至將砍斷后來攀著船舷之人的手指,其狀慘不忍睹。

晉國的中軍與下軍都已經失去了戰斗力,只剩上軍在士會、郤克、韓穿等人的率領下臨危不懼。為了打擊敵人最后一支有生力量,楚莊王命親信潘黨率領機動戰車40乘,跟隨唐惠侯攻打晉上軍,上軍將隨會親自斷后,掩護大軍撤退。

到了傍晚,晉軍的殘兵敗將潰不成軍,還在喧嚷中撤離,楚莊王下令停止進攻,楚軍進駐于邲。

飲馬黃河

邲之戰塵埃落定,以楚莊王的大勝,晉軍的慘敗而告終!楚莊王沒有乘勝追擊,帶領荊楚將士飲馬黃河。

記得早在公元前605年,楚莊王曾經率領楚軍北上,借伐陸渾之戎(今河南嵩縣東北)之機,把楚國主力大軍開至東周洛陽南郊,舉行盛大的閱兵儀式。當年即位不久的周定王聞訊忐忑不安,派巧言善變的王孫滿去慰勞。莊王接見王孫滿,二人談論天下大勢,楚莊王一時興起,向王孫滿問道:“周天子的鼎有多大?有多重?”言外之意,要與周天子比權量力,挑戰周王室的權威,欲完成祖先“窺中國之政”的夙愿,其勃勃雄心昭然若揭。

邲之戰,楚軍大破晉軍,揚眉吐氣的楚莊王終于宏圖大展,光耀祖宗,顯達后世,也正應承了當年蘇從、伍舉、潘琮對他寄予的厚望——“三年不鳴,一鳴驚人;三年不飛,一飛沖天!”

圍攻宋國

前595年,楚莊王遣申舟使齊而沒有借道,遭到宋文公及右師華元等人的反感。宋國人一不做二不休,殺死申舟,楚莊王為之大怒,盡起三軍,攻打宋都睢陽。與宋國相持了整整九月。天下諸侯為之震驚不已。又是畏懼,又是敬佩,又是不滿。

所畏懼者,楚國國力之強,遠遠超出眾諸侯的意料。

楚國居然能長達九月供應著千里之外的三軍,國家綜合實力由此可見。縱然諸侯各國有堅固的城池,楚國亦不足持。

所欽佩者,乃是宋國面對如此強大的敵軍,卻堅守不降。不愧為一等公爵之國。

所不滿者,乃是晉國身為盟主,竟眼睜睜看著結盟之國被圍,不去相救,實在是太過冷酷。

面對楚國咄咄逼人的攻勢,宋文公帶領臣民堅守城池長達半年,城內已是易子相食,饑寒交迫。

第二年開春,宋文公派遣樂嬰齊往晉國,向晉景公求救。晉景公詢問眾卿,大夫伯宗反對出兵,認為此時楚軍國勢鼎盛,有上天眷戀,難與爭鋒。晉景公納其言,派遣解揚告知宋國人晉援將至,并鼓勵宋國人堅持抗戰。事實上,晉還沒有從邲之戰的陰影中走出來,不敢再輕易向楚軍宣戰。

至前594年五月,攻守雙方都不能再堅持。宋右師華元突圍,趁夜潛入楚營,登上子反的床。子反不備,為華元劫持?;宰臃唇喂榫菔狄愿?,子反醉醺醺的也告訴華元:“楚軍的糧草只剩幾日之用”,無奈之下,子反與華元私下盟誓。后子反將事情經過一五一十告知楚莊王。莊王知道圍破宋都已成妄想,擔心軍卒久在國外,國內田地無人耕種,勢必荒蕪,釀成來年糧災。最后以宋國與楚結盟,楚國退兵為結束。

自此長達9個月之久的跨年度攻堅戰,雖以楚國無功而返而告終,但也讓中原諸侯談楚色變。

聯齊制晉

邲之戰是晉國霸業第一次衰敗的起點。往日自以為不可一世的晉人遭到當頭一棒,對諸侯的控制力大大減弱。而自齊桓公后便已注冊為大國的姜齊便是第一個想脫離晉國控制的諸侯。

早在前599年,齊惠公崩逝,其子呂無野立,是為齊頃公。齊頃公年輕氣盛、剛猛精進,目中無人的齊侯急于擺脫晉景公的控制。

就在邲之戰結束的第二年,齊頃公下令攻伐自恃有晉國撐腰的莒國,打響了反晉革命的第一槍。

齊頃公為瓦解晉國東方的戰略碉堡——魯國,加大對魯國聯絡。時魯國三桓——季孫、叔孫、孟孫奪得魯國軍政大權,分別與晉國侈卿建立起較為牢固的跨國聯盟以作為外援。魯宣公及東門氏(即公孫歸父,東門襄仲之子)在晉國霸業一片迷茫之時,積極聯絡齊國當權派以作為對抗三桓。魯宣公與齊頃公,一拍即合。

經過幾年的奮斗,齊頃公膽子越來越大。前592年,晉景公命時任中軍佐的郤克出使齊國,征召齊頃公參加會盟。齊頃公玩心大發,竟在朝堂之上捉弄郤克。后在斂盂之會上,齊國代表高固(高宣子)又逃席而去。

前591年開春,郤克鼓動晉景公,晉景公忍無可忍,率軍與衛太子臧伐齊,也只是小打小鬧。在晉國霸權最為迷茫的那幾年間,楚莊王聯齊以制晉的戰略取得極大成功,使得晉國長期忙碌于在北方與齊國周旋,基本無暇南顧。

值得一提,楚莊王也曾聯絡秦國。前594年,秦桓公以杜回為將攻晉后方,不想竟然被晉國當時并不入流的大夫世家——魏氏(魏顆,令狐文子)大敗于輔氏。

人亡霸滅

前591年,英雄一生的楚莊王突然病重,他已經預感到自己不久人世,招重臣至病榻之前,望著太子審。其弟子重、子反,申公巫臣等在一旁聽候莊王遺命,知會其意。

這年入秋,楚莊王終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氣,與世長辭!令尹子重、司馬子反依照莊王意志,擁立年僅十來歲的太子審為楚君,是為楚共王。公子嬰齊攝君事,主內外,掌握了楚國的軍政大權。

莊王尸骨未寒,貴族間的新仇舊恨迅速暴露,以令尹子重為首的王族與申公巫臣為首的屈氏卿族矛盾激化。子重、子反素恨屈巫,屈巫預感到?;戳?,便左右逢源,最終帶著寡婦夏姬,流亡他國以避政敵的迫害。子重、子反殺掉了屈巫留在楚國的同族,瓜分了其家族的財產。悲痛萬分的屈巫聯絡晉國外交大使郤至,意欲投奔晉國。晉景公任之為大夫,命其往吳國,教吳人以軍陣之術與抗楚之策,吳國始強,令楚國后患無窮。

就在子重、子反為排斥異己殫精竭慮時,晉國正卿郤克以其侄郤至專對楚國外交,與楚人周旋。郤克之志在齊而不在楚,乘楚國重臣反目之際,于前589年出動大軍攻伐齊國,齊頃公大敗而還,與晉國結盟。楚國聯齊制晉的計劃徹底破產。為了挽回頹勢及霸主榮譽,這一年冬天,子重輔佐楚共王出兵北上,攻至魯國,號召諸侯會盟。13國代表匯聚蜀城,規模雖大,卻各懷心機。這不過是楚莊王昔日功業的最后回光。

楚莊王死后幾十年間,楚國國力直線下滑,很快被晉國反超。子重為緩衰敗之勢,欲與晉國弭兵,平分霸權。楚共王晚年,目睹著晉悼公一次次會盟諸侯,聲勢昊天,暴病而亡。至楚靈王時,欲重塑莊王之盛卻好高騖遠,身死人手。楚平王時,奸逆當權,繼續淪落;至楚昭王,幾為吳國所滅,楚國永恒的退出了爭霸行列。楚國的霸業漸行漸遠,名存實亡。

為政舉措

形勢惡化

斗克只是若敖氏旁支,竟也足以擁兵自重,挾持楚莊王。如果換成是整個若敖氏家族一起行動,此時的楚莊王則完全沒有抵抗之力。不管楚莊王有多大的雄心壯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公元前612年,趙盾派遣上將軍郤缺率領晉國上、下二軍突襲一直依附于楚國的蔡國(今河南上蔡縣一帶),竟在楚國的家門口向蔡國發起猛攻,蔡莊侯一面抗拒晉軍,一面派人向楚國求救,楚莊王視而不見。不久蔡都失陷,國破家亡之際,蔡莊侯只能與郤缺簽訂城下之盟。蔡莊侯喪權辱國,于第二年就悲憤而亡,楚王宮依然載歌載舞。

公元前611年,楚國發生大饑荒。巴國東部的山戎族趁機襲擾楚國西南邊境,一直打到阜山(今天的湖北房縣一帶)。楚國人組織防御,派部隊在大林一帶布防。東方的夷、越之族也趁機作亂,派兵入侵楚國的東南邊境,攻占了陽丘,直接威脅訾枝(今天湖北鐘祥一帶)。一直臣服于楚國的庸國也發動各蠻族部落造反,而前不久才被楚國征服的麇國人也帶領各夷族部落在選地集結,準備進攻郢都。短短三年間,各地的告急文書雪片般飛往郢都,各城各地都開始戒嚴,空氣中彌漫著一種緊張的氣氛。天災人禍逼得楚國幾陷崩潰。而那位少不經事的楚莊王,卻一如既往地躲在深宮之中,整日打獵喝酒,不理政務,朝中之事交由成嘉、斗般、斗椒等若敖氏一族代理,還在宮門口掛起塊大牌子,上邊寫著:“進諫者,殺毋赦!”

直至公元前611年,楚莊王依舊在花天酒地,依偎于國君而生存的諸大夫心急如焚。

一日,大夫伍舉進見莊王。楚莊王手中端著酒杯,口中嚼著鹿肉,醉醺醺地在觀賞歌舞。他瞇著眼睛問道:“大夫來此,是想喝酒呢,還是要看歌舞?”伍舉話中有話地說:“有人讓我猜一個謎語,我怎么也猜不出,特此來向您請教?!背躋幻婧染?,一邊問:“什么謎語,這么難猜?你說說!”伍舉說:“謎語是‘楚京有大鳥,棲上在朝堂,歷時三年整,不鳴亦不翔。令人好難解,到底為哪樁?’您請猜猜,不鳴也不翔。這究竟是只什么鳥?”楚莊王聽了,心中明白伍舉的意思,笑著說:“我猜著了。它可不是只普通的鳥。這只鳥啊,三年不飛,一飛沖天;三年不鳴,一鳴驚人。你等著瞧吧?!蔽榫倜靼琢順醯囊饉?,便高興地退了出來。

過了幾個月,楚莊王依然故我,既不“鳴”,也不“飛”,照舊打獵,飲酒玩女人。大夫蘇從忍受不住了,便來見莊王。他才進宮門,便大哭起來。楚莊王說:“先生。為什么事這么傷心???”蘇從回答道:“我為自己就要死了傷心?;刮唇鶩鏨誦??!背鹺艸躍?,便問:“你怎么能死呢?楚國又怎么能滅亡呢?”蘇從說:“我想勸告您,您聽不進去,肯定要殺死我。您整天觀賞歌舞,游玩打獵,不管朝政,楚國的滅亡不是在眼前了嗎?”楚莊王聽完大怒,斥責蘇從:“你是想死嗎?我早已說過,誰來勸諫,我便殺死誰。如今你明知故犯,真是愚蠢!”蘇從十分痛切地說:“我是傻,可您比我還傻。倘若您將我殺了,我死后將得到忠臣的美名;您若是再這樣下去,楚國必亡。您就當了亡國之君。您不是比我還傻嗎?言已至此,您要殺便殺吧!”楚莊王忽然站起來,動情地說:“大夫的話都是忠言,我必定照你說的辦?!彼婕?,他便傳令解散了樂隊,打發了舞女,決心要大干一番事業。

楚莊王終于同意伍舉、蘇從等人的建議,決定此后遠離酒色,親自處理朝政,楚莊王開啟霸業自此始。

初露鋒芒

楚莊王親政的當務之急就是攻伐反叛的庸國。

公元前611年,楚莊王撇開令尹斗般,乘坐戰車到抗擊庸國的前線,與前方部隊會師,親自指揮,將楚軍分為兩隊:子越從石溪出兵;子貝從仞地出兵,并聯絡秦國、巴國及蠻族部落合攻敵人。楚王督戰,將士們猛攻庸國。不久,庸國不支,宣告滅亡,楚莊王取得了親政以來的第一場勝仗。

楚莊王平亂、滅庸后,統治趨于穩定,產生北上圖霸之志。中原諸侯中仍以晉實力最強,它西抑秦、東制齊,秦、齊雖強卻仍非晉對手。時晉靈公已親政,然大權依舊把持于趙盾手中。靈公漸長,對內殘害臣民,對外受賂無信,故國內統治不穩,國外威信下降,更與趙盾矛盾異常突出,勢同水火。這就為楚莊王北上提供有利時機。

公元前610年,晉與衛、陳等國在扈地會見,以鄭對楚有二心,拒絕鄭穆公參加盟會,經鄭子家書告趙盾,申辯鄭居大國之間不得不從強令的苦衷,晉才允請和。從中亦可知楚已復強,鄭不得不考慮與楚改變外交關系。

公元前608年,鄭以晉無信,伐齊、宋,皆因受齊、宋賂,半途而廢,于是叛晉而“受盟于楚”。于是附晉之鄭主動與楚結盟。隨著楚國穩定與實力增強,一些中原國家,開始看風使舵,認真選擇自己的出路。恰在這時,陳共公去世,楚莊王不派人吊唁,陳靈公一氣之下,與晉結盟。楚莊王見時機已到,立即親率大軍攻陳,接著又攻宋。趙盾率軍會宋、陳、衛、曹諸國軍隊于棐林,攻鄭以救陳、宋。同年冬,晉為擺脫被動局面,從趙穿計,攻打秦之與國崇,想迫使秦來救,然后便向秦求成,不料秦國并不理會。晉又攻鄭,以報北林之役。

公元前607年春,鄭受楚命攻宋,以打擊晉國。鄭、宋戰于大棘,宋軍大敗,鄭囚華元,獲樂呂,及甲車四百六十乘?;庸?,為宋筑城。秦為報復晉侵崇之役,出兵攻晉,圍焦。秦、晉關系一度緊張。同年夏,趙盾解焦圍,接著聯合衛、陳攻鄭,以報大棘之役。楚莊王即命子越椒領兵救鄭,趙盾于是撤軍。鄭攻宋、秦攻晉以及趙盾不敢與斗椒正面交鋒,雖有晉靈公不君之故,也側面說明其時楚國實力日升,連一生不服軟的趙盾都不敢接戰。

正當晉國外爭不利時,國內又因晉靈公暴虐,這年為趙穿所殺,趙盾等立公子黑臀為君,是為晉成公。晉成公初立,于公元前606年率軍攻打鄭國,抵達郔(今河南鄭州北),鄭被迫與晉和,訂立盟約。同年春天,楚莊王親率大軍北上,攻打陸渾戎,至于洛水,直抵周都洛邑附近,在周王室邊境陳兵示威,周定王惶恐不安,派大夫王孫滿慰勞楚莊王。楚莊王向王孫滿詢問九鼎之大小、輕重。九鼎相傳為夏禹所鑄,象征九州,夏商周奉為傳國之寶,是天子權力標志。楚莊王問九鼎,意在“示欲逼周取天下”,自己取而代之。王孫滿見楚國國勢熾盛,只得委婉地回答。楚莊王一方面以“楚國折釣之喙,足以為九鼎”表示蔑視,另一方面也意識到取代周王室條件還不成熟,于是退兵。楚莊王現兵周疆、問鼎輕重,標志著楚國已進入空前強盛時代。

子越政變

就在楚莊王與趙宣子的爭霸剛剛拉開序幕,楚國若敖氏家族就發生火并。當時斗般為令尹,子越椒為司馬,蒍賈為工正。子越椒與蒍賈都對斗般不滿而勾結在一起。蒍賈誣陷斗般,子越椒為奪得令尹之位,與蒍賈同謀。蒍賈殺死斗般后,子越椒又與蒍賈不睦。

楚莊王北征,子越椒攻打蒍氏,將蒍賈囚禁殺害,驅除蒍氏,并駐兵蒸野,等待著王師回歸。楚莊王大軍凱旋,聽聞子越椒發動軍變,一陣寒顫,派人去打探,得知若敖氏叛軍勢大。楚莊王以楚國三王(文王、成王、穆王)之子為人質作為與子越椒和談的條件,以此作為緩兵之計。子越椒已是背水一戰,對楚莊王的條件斷然拒絕。

楚莊王只能一戰,楚莊王帶兵與子越椒的若敖氏家族親兵與皋滸決戰。子越椒自小在軍營中長大,英勇善戰,帶領叛軍猛攻楚王軍,子越椒向楚莊王連射幾箭都差之毫厘,叛軍威勢大振,楚王軍士卒看到子越椒如此驍勇,開始膽怯。

危急時刻,楚莊王擊鼓,下令反攻,養由基(一說是潘黨)拉弓搭箭,射死子越椒,若敖氏叛軍失去領袖后,瞬間樹倒猢猻散,軍陣大亂。楚莊王趁勢反撲,叛軍兵敗如山倒。楚莊王乘勝追擊,掩殺若敖氏。

自幼飽受若敖氏家族的欺凌與壓制,楚莊王對斗氏與成氏二族算總賬,罷免朝中多數親信,牽連甚廣。子越椒之子苗賁皇在父親被殺后逃亡晉國,箴尹克黃因為其父子文功勛卓著而免遭屠戮,幸存者也難再在躋身政壇高層。

架空令尹

若敖氏曾在楚國國基框架構建的過程中出將入相,立下不世之功,其中壟斷甚至世襲令尹一職,更使得若敖氏家族長期權傾朝野。

楚莊王剿滅若敖氏后,欲令朝中的軍政重心完全集中于楚莊王一人之手。為了防止楚國其他的家族成為下一個若敖氏,楚莊王在令尹一職上的設定頗有新意——架空令尹。

子越的強悍成為若敖氏家族滅亡的導火索,但若子越不是被一箭射死,這場政變不可能如此輕易的一戰而定勝負。為防止?;腦俁冉盜?,手腕強硬的楚莊王需要一位性格相對懦弱,沒有多少宏圖大志的親信擔任令尹,哪怕這個人物沒有什么驚世之才。只要他會循規蹈矩,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就足夠。

終于,楚莊王選擇虞邱子為令尹,毫無疑問這是一個擺設。虞氏在楚國并非強族,無權無勢,要想立足,就必須唯楚莊王馬首是瞻。虞邱子當然也明白自己的作用,他更不可能有多少非分之想,每日記著念“哦米拖佛”就足夠。當令尹成為國君的影子,那楚國的國家集權自然水到渠成。

任用孫叔敖

楚莊王在位時期,任用令尹孫叔敖輔佐朝政。孫叔敖輔佐楚莊王施教導民,主張“施教于民”、“布政以道”。孫叔敖重視民生經濟,制定、實施有關政策法令,盡力使農、工、賈各得其便??硇袒赫?,發展經濟,政績赫然。主持興修芍陂(今安豐塘),改善農業生產條件,增強國力。孟子在《生于憂患,死于安樂》中寫到“孫叔敖舉于?!?,司馬遷《史記·循吏列傳》列其為第一人。

軼事典故

莊王葬馬

《史記·滑稽列傳》中說,楚莊王有一匹心愛之馬,楚莊王給馬的待遇不僅超過對待百姓,甚至超過給大夫的待遇。楚莊王給它穿刺繡的衣服,吃有錢人家才吃得起的棗脯,住富麗堂皇的房子。后來,這匹馬因為恩寵過度,得肥胖癥而死。楚莊王讓群臣給馬發喪,并要以大夫之禮為之安葬(內棺外槨)。大臣們認為楚莊王在侮辱大家,說大家和馬一樣。從而,眾臣對楚莊王此舉表示不滿。楚莊王下令,說再有議論葬馬者,將被處死。

優孟聽說楚莊王要葬馬的事,

優孟智勸楚莊王跑進大殿,仰天痛哭。楚莊王很吃驚,問其緣由。優孟說,死掉的馬是大王的心愛之物,堂堂楚國,地大物博,無所不有,而如今只以大夫之禮安葬,太吝嗇了。大王應該以君王之禮為之安葬。楚莊王聽后,無言以對,只好取消以大夫之禮葬馬的打算。

楚莊王葬馬這則寓言,從原先楚莊王執意以大夫規格葬馬,到最后楚莊王答應放棄奢侈的葬馬之舉,映射出楚莊王從昏庸之君到圣明霸主的史實。

絕纓之宴

春秋時期,各個諸侯國戰亂不斷。楚莊王依靠名將養由基一次平定叛亂后大宴群臣,寵姬嬪妃也統統出席助興。席間絲竹聲響,輕歌曼舞,美酒佳肴,觥籌交錯,直到黃昏仍未盡興。楚莊王乃命點燭夜宴,還特別叫最寵愛的兩位美人許姬和麥姬輪流向文臣武將們敬酒。忽然一陣疾風吹過,筵席上的蠟燭都熄滅。這時一位官員斗膽拉住許姬的手,拉扯中,許姬撕斷衣袖得以掙脫,并且扯下那人帽子上的纓帶。許姬回到楚莊王面前告狀,讓楚王點亮蠟燭后查看眾人的帽纓,以便找出剛才無禮之人。 楚莊王聽完,卻傳令不要點燃蠟燭,而是大聲說:“寡人今日設宴,與諸位務要盡歡而散。現請諸位都去掉帽纓,以便更加盡興飲酒?!?聽楚莊王這樣說,大家都把帽纓取下,這才點上蠟燭,君臣盡興而散。 席散回宮,許姬怪楚莊王不給她出氣,楚莊王說:“此次君臣宴飲,旨在狂歡盡興,融洽君臣關系。酒后失態乃人之常情,若要究其責任,加以責罰,豈不大剎風景?” 許姬這才明白楚莊王的用意。 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絕纓之宴”。

過了三年,晉國和楚國交戰,有位大臣總是在前面沖鋒陷陣,五度交鋒五度奮勇作戰,帶頭擊退敵人,最后終于獲得勝利。楚莊王訝異地問他說:“我的德行淺薄,又不曾特別優待你,你為什么毫不猶豫地為我出生入死到這樣的地步呢?”那大臣回答說:“我本就該死!從前喝醉而失去禮節,君王您隱忍而不誅殺我。我始終不敢因為君王您蔽蔭的德行而不顯揚地加以報答,常常希望自己能夠肝腦涂地,用頸上的熱血濺到敵人身上很久!我就是那天晚上帽帶斷的人哪!”于是打敗晉軍,楚國因此而得以強盛。

莊王伐陳

楚莊王想要去討伐陳國,派人到陳國偵察。使者回來后說:“陳國不能夠討伐?!背跛擔骸笆裁叢倒誓??”使者回答說:“陳國城墻高大,護城河深邃,積蓄的財糧很多呀?!蹦擔骸俺鹿梢蘊址?。陳國是個小國家,卻財糧積蓄很多,這是因為賦斂沉重,那么百姓一定會怨恨統治者!城墻高大,護城河深邃,那么百姓力量疲憊。派軍隊去討伐它,陳國可以拿下?!背跆幽慕ㄒ?,于是攻下陳國。

問鼎中原

春秋時楚莊王北伐,并向周天子的使者詢問九鼎的重量,大有奪取周朝天下之勢。公元前606年,楚莊王熊旅借伐陸渾之戎(今河南嵩縣東北)之機,把楚國大軍開至東周 的首府洛陽南郊,舉行盛大的閱兵儀式。即位不久的周定王忐忑不安,派善于應對的王孫滿去慰勞。莊王見了王孫滿,劈頭就問道:“周天子的鼎有多大?有多重?”言外之意,要與周天子比權量力。王孫滿委婉地說:“一個國家的興亡在德義的有無,不在乎鼎的大小輕重?!弊跫跛锫沒暗菜?,就直接說道:“你不要自持有九鼎,楚國折下戟鉤的鋒刃,足以鑄成九鼎?!泵娑孕凼穎狽降淖?,善辯的王孫滿先繞開莊王的話鋒,大談九鼎制作的年代和傳承的經過,最后才說:“周室雖然衰微,但是天命未改,寶鼎的輕重,還不能過問啊?!弊醪輝僨殼?,揮師伐鄭,以問鄭背叛楚國投靠晉國之罪。

賢妃樊姬

楚莊王即位時,貪戀酒色,不理朝政,終日飲酒作樂,通宵達旦。樊姬屢次苦口婆心地勸導,卻收效甚微,楚莊王依舊我行我素。樊姬心灰意冷,為此不再梳妝打扮,終日蓬頭垢面。楚莊王察覺后覺得奇怪,便問樊姬為什么不施粉黛,不著艷裝,樊姬回答說:“您整日沉迷酒色,荒廢國事,楚國的前途一片黯淡,我哪里還有心思梳妝打扮呢”楚莊王聽后當即表示悔改。然而江山易改,稟性難移,楚莊王沒過多久就舊病復發。樊姬于是命人在紀南城南城垣筑起一個高臺,每天晚上她登上此臺,獨自對著月亮和星星梳妝。楚莊王見后深感奇怪,便問樊姬為什么夜晚獨自一人在野外梳妝。樊姬回答說:“大王答應我要遠離聲色犬馬,勵精圖治,但大王根本不在乎對我的承諾,因此我干嗎要打扮給不在乎我的人呢,還不如讓星月欣賞?!背跽獠琶靼追У牧伎嚶瞇?,終于痛改前非,專心朝政。

莊王問卦

楚國有個善于相面的人,他從來沒有過失誤,聞名全國。楚莊王召見他,問起他這件事,他回答說:“我并不能給人看相,而是能詳察人們的朋友。觀察平民,如果他的朋友都孝順老人,尊敬兄長,為人忠厚、恭謹,那么,這樣的平民家里一定會日益富足,自身一定會日益顯榮,這是所謂的吉人。觀察替君王做事的人,如果他的朋友都很忠誠可靠,品德高尚,樂善好施,那么他就會每日有所進益,官職也會日益得到升遷,這是所謂的吉臣。觀察君主,如果他的朝臣多是賢能,侍從多是忠良,君主有過失都爭相勸諫,這樣的君主,他的國家就會日益安定,自身就會日益尊貴,天下就會日益敬服,這是所謂的吉主。我并不能給人看相,而是能觀察人們的朋友??!”楚莊王稱贊他說得好,于是加緊收羅賢士,日夜堅持不懈,從而稱霸于天下。 

人物評價

楚莊王在位初期,“昏聵閉塞,貪圖酒色”,國政皆賴于成、斗二氏,無所作為。親政后勵精圖治,對內分令尹之權,壓制若敖氏,任用蘇從、蒍賈、伍舉等賢臣。后子越政變,楚莊王沉著應對,一戰定乾坤,穩定后方;對外與晉國趙盾、郤缺多次爭霸受挫,卻能屢敗屢戰,任用孫叔敖大膽革新,楚國大治。

邲之戰,軍令統一的楚軍大敗政出私門的晉軍,宣告著楚莊王霸業的功成名就,其雄才大略使楚國稱霸于中原,號令諸侯,打破晉軍不可戰勝的神話,并矢志不渝的維護著霸業的延續,時刻盯防著晉國的反撲。楚莊王的強勢北進,客觀上促使著先進的中原文化與個性獨特的荊楚文化的水乳交融,也為先秦時代華夏文明的民族大融合做出杰出的貢獻。其豐功偉績足以永載史冊,千古傳頌。

然而,楚莊王并未將楚國國策法律化,依舊采取人治而非法治,終為時代所局限,其處理后事上的疏忽導致人亡霸滅也就顯得勝敗有憑。而自楚莊王后期所推行的王族政體也對日后的楚國影響極為深遠。此后百余年間,子重、子辛、子囊、子庚、子南、公子圍、子皙、子瑕、子常、子西、子國等楚國王室成員先后充當令尹,雖亦一度抑制卿族勢力膨脹,卻日漸腐敗直至淪喪,成為楚國發展圖強的最大毒瘤。

后世紀念

楚莊王臺位于湖北荊州城北8公里處紀南城內東北隅,據《水經注》記載,臺高三丈四尺,南北寬六丈,東西長九丈(現高6米,南北寬20米,東西長30米)。楚莊王是楚國广西11选5app上一位杰出的君主,春秋五霸之一。公元前597年,晉楚之戰,楚獲大勝,威震九州,楚莊王為安撫列國君主,建筑高臺,邀請列國君主來此聚會,眾諸侯推莊王為盟主。此后"遠者來朝,近者入賓",楚莊王威望日重,楚國國勢日強。后人因而謂此臺為釣諸侯臺,故又名"釣臺"。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孫權派人前往荊州向關羽提親 關羽不僅拒絕為何還要辱罵來使?

劉備在離開荊州率軍入川之后,荊州就由關羽坐鎮了。當時孫權和劉備還是聯合的,孫權派人來給兒子向關羽求親,想求關羽的女兒為兒媳,關羽不僅拒絕了孫權,還辱罵“虎女焉能嫁犬子”,辱罵孫權。關羽為什么這么做呢?他不害怕孫劉聯合破裂嗎?詳情>>

從農民到抗戰英雄,他被稱為“地雷大王”

中國歷史上抗戰時期,涌現出許多的英雄人物,他們用自己的智慧,創造出了許多厲害的武器,今天我們說的這位就被稱為“地雷大王”,也是電影地雷戰的原型主人公。詳情>>

一塊大洋真的值錢嗎?在民國能買多少東西?

民國的物價與如今已是不同,那么,我們就應該翻翻歷史書,對照著當時的日常生活用品等不同因素來進行物價比對,然后,才能算出當時這一塊大洋的購買力。詳情>>

梁山最被低估的好漢,實戰能力極強,卻不出名

有些時候,厲害的人并不一定最出名,一些能力突出的英雄也有可能被人們所低估,比如孫立便是這樣的一個人。說到孫立,很多人都不知道他是誰?此人是梁山中的人,可以稱得上是最被低估的好漢。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