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中國歷史,看歷史知識,盡在講歷史網

广西11选5预测号码:英臺抗婚(音配像版)(下)

來源:講歷史2018-06-21 15:50:56責編:桂婷人氣:
字號:小號|大號

推薦閱讀

【內容導讀】祝夫人(黃文?。骸寂?!既是女兒她愿意,你我二老就該成全他們的才是??!〗祝公遠(趙世璞):〖哎!那馬家的親事呢?〗祝夫人(黃文?。骸季褪鍬砑業那資?,也要對女兒…
祝夫人(黃文?。骸寂?!既是女兒她愿意,你我二老就該成全他們的才是??!〗
祝公遠(趙世璞):〖哎!那馬家的親事呢?〗
祝夫人(黃文?。骸季褪鍬砑業那資?,也要對女兒說明的才是??!〗
祝公遠(趙世璞):〖噯!想那馬家財勢浩大,也不虧負女兒。梁山伯乃是一個窮書生,能有多大的發達?此事不去叫女兒知道,你若叫她知道哇,哼哼!我定不與你甘休哇!〗
祝夫人(黃文?。骸頰飧?!??!員外!我們可以再商量商量嗎?〗
祝公遠(趙世璞):〖哎!不要多講了!〗
祝夫人(黃文?。骸及?!員外!〗
祝公遠(趙世璞):〖你不要多講了!〗
祝夫人(黃文?。骸及?!員外你!〗
侯嫂(朱錦華):〖喜上眉尖,喜上眉尖,是說媒全憑兩頭傳。什么叫做那丑男配淑女,是哪個又叫淑女配丑男。天地良心是一切不管,只要我媒婆多得錢,多得錢。哎!今天哪,是下聘的日子,轉眼就到啦。我說哥兒幾個!〗
眾家?。骸及?!〗
侯嫂(朱錦華):〖一路之上可留點神哪!〗
眾家?。骸擠判?!〗
侯嫂(朱錦華):〖不是!這個東西物件很貴重的,損壞了一樣,咱也賠不起,對不對呀?天哪是不早啦,不差么,就走著得了!??!〗
梁山伯(康?。毫裰鴝嚆扳?,訪友去到上虞鄉?!夾∩荷講?,與祝賢弟在杭州同學三載。情意相投,結為金蘭之好。是他三年學滿,接到家書,整裝返里。是我送他下山之時,他曾言道:家中有一九妹,愿與我為婚。是我返家之后,將祝賢弟替妹許親之事稟明老母。我母十分歡悅,言道:邀媒不及,催我去到他家擇日迎親。前面已是上虞,不免急速前往便了!〗一路思來心歡暢,故友相會敘衷腸。
祝公遠(趙世璞):〖今日喜氣耀門庭,〗
祝夫人(黃文?。骸賈慌路襯詹凰承??!?br/>祝公遠(趙世璞):〖噯!〗
祝公遠(趙世璞):〖??!夫人!今日乃是下聘之期,你為何這樣悶悶不樂哇?〗
祝夫人(黃文?。骸及?!我想女兒若知馬家前來下聘,她定然煩惱。她那心中只想那梁、〗
祝公遠(趙世璞):〖噯!這不是你們女人家當說的話呀!〗
祝夫人(黃文?。骸伎峙律偈幣幸懷〉惱?!〗
祝公遠(趙世璞):〖由我來做主,用不著你管哪!〗
侯嫂(朱錦華):〖到了!我叫門去??!這兒有一老大爺,和氣著哪!我喊他去??!我說老大爺!您在屋里嗎?〗
家院(----):〖來了!〗
侯嫂(朱錦華):〖成了!來了??!喲!老大爺!〗
家院(----):〖原來是侯嫂!〗
侯嫂(朱錦華):〖是!〗
家院(----):〖敢莫是下聘來了?〗
侯嫂(朱錦華):〖對啦!您瞧!您上了幾歲的年紀,您的記性還真好!轉眼哪,今日就到啦!您給言語聲吧!老大爺真好!老大爺胡子真長!〗
家院(----):〖馬家下聘來了!〗
祝公遠(趙世璞):〖喚他們進來!〗
家院(----):〖是!〗
侯嫂(朱錦華):〖喲!怎么樣???〗
家院(----):〖叫他們進來!〗
侯嫂(朱錦華):〖是!跟著我進來!留神哪!這么還有門檻兒哪!都擺在桌上??!要保重!見過員外!〗
祝公遠(趙世璞):〖哦!侯嫂來了?〗
侯嫂(朱錦華):〖來了!參見安人!〗
祝夫人(黃文?。骸己釕┟飫?!〗
侯嫂(朱錦華):〖是!我說你們哥兒幾個站齊嘍!〗
眾家?。骸際?!〗
侯嫂(朱錦華):〖給員外道喜!〗
眾家?。骸幾蓖獾老?!〗
侯嫂(朱錦華):〖再給安人道喜!〗
眾家?。骸幾踩說老?!〗
祝夫人(黃文?。骸及樟?!罷了!〗
祝公遠(趙世璞):〖你們下面歇息去吧!〗
侯嫂(朱錦華):〖是??!都休息會兒去吧!都受累啦!我說員外!您哪,看看這聘禮吧!〗
祝公遠(趙世璞):〖好!我來看看!〗
侯嫂(朱錦華):〖對啦!您過過眼兒,如意不如意的!要說太守很費腦筋,很用心啦!知道小姐喜歡什么,給她預備什么。準知道小姐會寫會畫的,這兒哪,預備一份寶硯,您看哪,這塊寶硯是太守祖傳之物??!您知道是哪朝的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哪朝的!您瞧!這兒還有古琴哪!就怕小姐一個人,在屋里要是悶得慌,彈彈琴,唱唱歌,作作詩,也解悶兒對不對?這個,我都說給您聽聽好不好?〗
祝公遠(趙世璞):〖講與我聽!〗
侯嫂(朱錦華):〖是!員外聽了!尊員外是聽我言,小姐的親事不等閑。馬家托人把彩禮辦,事事辦得多周全。小姐寫字用寶硯,這是太守的祖輩傳。悶來時,是古琴彈,閨房之樂多么甜。金如意,那碧玉簪,這鳳冠是更值錢,上有明珠三千三百三十三??剎皇敲狡挪豢?,員外看見也喜歡,也喜歡?!?br/>祝公遠(趙世璞):〖哈哈!〗
侯嫂(朱錦華):〖哎!喜歡了不是!就為叫您喜歡的!您這一喜歡,我就更喜歡了對不對?〗
祝公遠(趙世璞):〖取官寶一錠,請侯嫂吃杯喜酒!〗
銀心(譚殊):〖喲!八成梁相公送聘禮來啦,我去給我們小姐送個話去吧!〗
侯嫂(朱錦華):〖我回去哪,就報告馬太守,我說員外甭提多么高興啦。我報告他呀,他要是一喜歡,〗
家院(----):〖謝過員外!〗
侯嫂(朱錦華):〖謝員外!謝安人!〗
祝夫人(黃文?。骸疾灰渙?!〗
侯嫂(朱錦華):〖喲!這老員外真大方,來一趟,給一趟。我要知這么大方,明兒我天天來!〗
祝公遠(趙世璞):〖??!夫人!〗
祝夫人(黃文?。骸莢蓖?!〗
祝公遠(趙世璞):〖女兒若見了這些厚禮,必然就打動她的心意呀!??!銀心!〗
銀心(譚殊):〖干什么?〗
祝公遠(趙世璞):〖喚你家小姐前來!〗
銀心(譚殊):〖是啦!小姐!您快點來吧!小姐!您快點來吧!〗
缺詞:祝公遠(趙世璞):〖你我閃在一旁,看看她的心意如何?!?br/>祝夫人(黃文?。骸寄鬮倚⑿??!?br/>祝英臺(李佩紅):〖你為何這樣拉拉扯扯的?〗
銀心(譚殊):〖噯!不是的!八成梁相公送聘禮來啦,您快到頭里瞧瞧去吧!〗
祝英臺(李佩紅):〖真的嗎?〗
銀心(譚殊):〖那我還能騙你嗎?走!咱們瞧瞧去!您瞧瞧這些聘禮!小姐!您瞧瞧!小姐!我給您道喜啦!小姐!我給您道喜啦!〗
祝英臺(李佩紅):羞答答假意兒佯裝鎮靜,山伯兄果然是守信之人。
銀心(譚殊):〖小姐!您瞧!這兒還有一快寶硯哪!〗
祝英臺(李佩紅):錦匣內??
銀心(譚殊):〖小姐!還是傳家之寶哪!〗
祝英臺(李佩紅):有寶硯傳世珍品,
銀心(譚殊):〖小姐!這兒還有一個古琴哪!〗
祝英臺(李佩紅):在那邊七音律乃是古琴。硯同琴暗藏著心心相印,梁仁兄為彩禮煞費苦心。
銀心(譚殊):〖小姐!這兒還有一頂鳳冠哪!您瞧瞧,都是珍珠的!〗
祝英臺(李佩紅):心上人??
銀心(譚殊):〖您瞧瞧,都是珍珠給做的!〗
祝英臺(李佩紅):他家境本甚貧困,
銀心(譚殊):〖小姐!這兒還有一個金如意哪!您瞧瞧哇!都是金子打的!〗
祝英臺(李佩紅):怎能夠備得起這些奇珍?叫銀心你快把夫人來請,
銀心(譚殊):〖哎!是啦!有請員外、夫人!〗
祝英臺(李佩紅):問一問這彩禮底細真情。
銀心(譚殊):〖我說安人,這些個聘禮,是誰家送來的哪?我說員外,這些個聘禮,是誰家送來的哪?〗
祝公遠(趙世璞):〖哦!??!兒??!你在外求學三年,鄰里鄉親不莫不稱贊。今有我們的同鄉前來求親,我已應允,今日就下聘來了!〗
銀心(譚殊):〖我說員外爺!這許多的聘禮,到底是誰家送來的哪?〗
祝公遠(趙世璞):〖就是南鄉馬太守,為他子前來求親。我已應允,將我女兒許配他子馬文才了。哎!兒??!那馬文才家業豪富,人品又好。我兒得此佳婿,真是榮華不盡,富貴無窮。難道你還有什么不稱心不滿意的嗎?〗
祝英臺(李佩紅):〖??!爹爹!那馬太守,爹爹與他會過面無有哇?〗
祝公遠(趙世璞):〖無有!〗
祝英臺(李佩紅):〖那馬文才,想必見過了!〗
祝公遠(趙世璞):〖哎!也無有!雖非為父親眼得見,據媒婆言道:他家都是好的呀!〗
祝英臺(李佩紅):〖爹爹!你可是疼愛女兒嗎?〗
祝公遠(趙世璞):〖哎呀呀!我膝下就是你這一個女兒,焉有不疼愛的道理呀?〗
祝英臺(李佩紅):〖這就是了!??!爹爹!你只聽媒婆一面之詞,竟將女兒許與一個不知底細的人家。爹爹!你就是這樣疼愛女兒嗎?〗
祝公遠(趙世璞):〖噯!那馬文才家世品行無一不好,你呀,你就不要胡挑剔了哇!〗
祝英臺(李佩紅):〖爹爹呀!想那馬家父子仗勢欺人,在這一方,被他害的不知有多少人家。早已臭名遠揚,難道此事,爹爹你不知?真真的不曉么?〗
祝公遠(趙世璞):〖依你便怎么樣呢?〗
祝英臺(李佩紅):〖只有請求爹爹,把馬家這些骯臟聘禮退還他們!〗
祝公遠(趙世璞):〖??!難道兒就不知三從四德么?〗
祝英臺(李佩紅):〖女兒怎么不知三從四德?想這三從四德,不知冤屈了多少好婦女!錯配多少好姻緣!爹爹!你要孩兒遵從爹爹之命,嫁與馬家,孩兒是實難從命的!〗
祝公遠(趙世璞):〖你、你要嫁何等人家?到底要嫁何等人家?〗
祝英臺(李佩紅):〖爹爹!孩兒由杭州回來的時節,有老師的書信,爹爹不是觀看了么?〗
祝公遠(趙世璞):〖哦!你莫非一定那窮書生梁山伯不成?〗
祝英臺(李佩紅):〖孩兒要嫁,就一定嫁那窮書生梁山伯!我多感他三載對于我的深情愛護,多感他對于我一切的關懷。爹爹!梁君愛我,我愛梁君,梁君非我不娶,我非梁君不嫁。爹爹!哎呀!爹爹呀!想那馬家之子,我看他真是彘狗不如也!〗
祝公遠(趙世璞):〖兒待怎講?〗
祝英臺(李佩紅):〖彘狗不如也!〗
祝公遠(趙世璞):〖兒大膽!〗聽一言來怒氣生,你敢與我來抗爭。在家當從嚴父命,禮重三從兒要遵。
祝英臺(李佩紅):三從古訓我豈不聞?這面枷鎖古至今。斷送了多少好兒女,禮教誤用害煞人。
祝公遠(趙世璞):多少男女遵此訓,你要仔細再思忖。
祝英臺(李佩紅):女兒不用再思忖,是非分明我認得真。有句俗諺父應曉,濁富不及那清貧的人。女兒今年二十整,讀書明理看得清。勸父休要貪財勢,葬送女兒我好青春。
祝公遠(趙世璞):你言來語去非正理,強詞奪理太不倫。你嫁那馬家俱富貴,機會錯過是再難尋。
祝英臺(李佩紅):我不羨榮華與富貴,講什么機會不易尋?終身大事當自主,不該強迫我配為婚。
祝公遠(趙世璞):你嫁那梁生我不允,
祝英臺(李佩紅):梁君是我的意中人。
祝公遠(趙世璞):你敢說除非梁生你不嫁?
祝英臺(李佩紅):我要嫁只有嫁梁君。
祝公遠(趙世璞):〖好奴才!〗如此說來你無羞恥,莫非與他有、
祝英臺(李佩紅):〖有什么?〗
祝公遠(趙世璞):與他有、
祝英臺(李佩紅):〖有什么?〗
祝公遠(趙世璞):有私情哪?
祝英臺(李佩紅):爹爹說話欠思忖,不該血口亂傷人。我與他同學三年整,他始終不知我是女釵裙。他乃是守禮真君子,英臺乃是清白身。何不先把母來問,污蔑女兒你太?;?。
祝夫人(黃文?。骸及パ?!員外呀!〗女兒生來性剛甚,守身如玉品淑貞。她的操行真可信,員外不該錯疑人。
祝公遠(趙世璞):她本知禮甚孝順,父愛你如同掌上珍。兒休要疾言來爭論,來來來,隨為父看看這禮文?!及?!兒??!你來看一看,來來來!你看!你看!這些聘禮,俱是為父我久想與兒買的呀!〗
祝英臺(李佩紅):〖物好還須來路正,兒不重珠寶只重人?!?br/>祝公遠(趙世璞):〖兒??!你再來看看,你看這頂鳳冠,上面的珍珠顆顆光大,粒粒精圓!來!你看一看可愛不可愛呀!〗
祝英臺(李佩紅):〖上面多少無窮血,兒我看了就傷心?!?br/>祝公遠(趙世璞):〖噯!呃!兒??!你再來看看這個如意,乃是吉祥之物,都是赤金打造的呀!〗
祝英臺(李佩紅):金山玉樹有何用?難叫女兒來屈從。爹爹無情兒不孝,強迫婚姻理不公。如意不如我的意,不如用它就報梁兄。
祝夫人(黃文?。骸及パ?!女兒!使不得!這是哪里說起!〗
祝公遠(趙世璞):〖這還了得呀!〗
祝夫人(黃文?。骸頰饈悄睦鎪燈?!〗
祝公遠(趙世璞):〖撤了下去!氣死我也!〗
家院(----):〖梁山伯到!〗
祝公遠(趙世璞):〖不見!??!轉來!〗
家院(----):〖在!〗
祝公遠(趙世璞):〖哎呀!且??!本當不見這個奴才,怎奈我女兒為他糾纏不清。哎!不免把他喚了進來,將馬家定親之事說與他知。哎!他也就死了這條心了哇!叫他進來!〗
家院(----):〖有請梁相公!〗
梁山伯(康?。骸寄淹鵠家?,特來訪故人?!?br/>四九(甘明育):〖相公!里面請您哪!〗
家院(----):〖我家員外有請!這就是我家員外!〗
梁山伯(康?。骸疾岡諫?,小侄梁山伯拜見!〗
祝公遠(趙世璞):〖哎!不必拜了!梁相公!到此為了何事???〗
梁山伯(康?。骸夾≈隊胱O偷茉諍賈萃?,已成知己。曾約定到府拜見伯父、伯母,故而今日來踐前約?!?br/>祝公遠(趙世璞):〖那英臺并非男兒,乃是我的小女呀!〗
梁山伯(康?。骸莢趺??英臺她是個女子么?哎呀!我與她同學三載,竟不知此事,真乃是奇人奇事!可欽??!可佩!??!伯父!請容我二人一見吧!〗
祝公遠(趙世璞):〖她為一心求學,才改扮男裝。如今哪應該避嫌,不必見了!〗
梁山伯(康?。骸際俏宜退律街?,她曾言道:家中有一小妹,愿與我為婚,叫我務必前來納彩行聘,伯父垂允才是!〗
祝公遠(趙世璞):〖英臺就是九妹,九妹就是英臺,哪有第二???〗
梁山伯(康?。骸疾鋼揮幸晃磺Ы?,定是英臺自己許親無疑的了!此事還須伯父偏允,小侄終身感激!終身感激!〗
祝公遠(趙世璞):〖梁相公!我對你實說了吧!英臺已然許配馬太守之子馬文才了!〗
梁山伯(康?。骸頰?!〗
祝公遠(趙世璞):〖豈能再許親與你呀?〗
梁山伯(康?。骸及?!伯父!請出令愛,使我二人一見,足感盛情!〗
祝公遠(趙世璞):〖她如今是有了人家的人了,豈能再來見你呀?請便吧!〗
梁山伯(康?。骸嘉葉擻腥贗爸?,小侄遠路而來,實非容易?;雇感砦乙患?!〗
祝公遠(趙世璞):〖話已講明,不必多敘了!梁相公請便,我不相送了哇!〗
祝英臺(李佩紅):〖??!梁兄!〗
梁山伯(康?。骸寄?、你是英臺賢弟么?〗
祝英臺(李佩紅):〖你、你怎么要走哇?〗
梁山伯(康?。骸際什挪桿得髡嫦?,不教我與你相見。若非在此一見,兄死也不能甘心!〗
祝英臺(李佩紅):〖銀心!〗
銀心(譚殊):〖哎!〗
祝英臺(李佩紅):〖你同梁相公到后花園太湖石邊等我!〗
銀心(譚殊):〖是啦!梁相公隨我來!〗
祝英臺(李佩紅):〖爹爹!你為何將梁兄趕走哇?〗
祝公遠(趙世璞):〖是他出言無禮,故而將他趕了出去?!?br/>祝英臺(李佩紅):〖爹爹!你看梁兄人品如何哇?爹爹!你看梁兄人品如何哇?爹爹!孩兒與你講話,你為何不言哪?為何不語?〗
祝公遠(趙世璞):〖你如今是馬家的人了,你的心中要放明白些呀!〗
祝英臺(李佩紅):〖爹爹!難道你竟忍心,把孩兒我嫁與一個不相識之人么?爹爹!你有回心之意么?爹爹!〗??!老爹爹你好狠的心腸!平日里爹爹愛兒甚,卻為何你執意要把女兒我嫁與一個陌生生不識之人?梁山伯他與我情投意順,他待我的好處是異于常人。我愛他對于我品行端正,我愛他對于我情真意深。我愛他他與我心心相印,兒一刻也不愿離了此人。望爹爹允許兒挽回成命,望爹爹退婚姻,遂我愿,使我嫁梁君,你是我敬愛的老嚴親。??!老爹爹!你……回心吧!
祝公遠(趙世璞):〖呀呀呸!奴才私自把親訂,不該敗壞我門庭。媒妁之言父母命,奴才全不放在心!眼前富貴不受用,一心要嫁窮書生。今日再不聽父命,我就要打、我就要打、我、你氣死我也!〗
祝英臺(李佩紅):〖哎呀!梁兄??!〗廢寢忘餐把你等,
梁山伯(康?。毫降叵嗨急渡飼?。
祝英臺(李佩紅):只怪我未對你把實言來論,
梁山伯(康?。褐還治也恢閌橋穩?。
祝英臺(李佩紅):無限憂愁無限恨,梁兄??!
梁山伯(康?。嚎閃衣誹鎏齪檬履殉?。
祝英臺(李佩紅):〖梁兄!你我杭州一別,是我每日盼你早來我家托媒行聘,誰知你遲遲不來。你、你來遲了!〗
梁山伯(康?。骸急鏡痹縟漲襖?,是我貪圖習書,故而來遲。適才伯父言道:你已許配馬家。你我好事成空,怎不叫人傷心?〗
祝英臺(李佩紅):〖梁兄!此事以前我是絲毫不知,直到今日馬家到此下聘,才被我問出。是我與爹爹再三爭論,怎奈他堅持不允。適才梁兄到此,我又向爹爹苦苦哀求,怎奈他還是不允。梁兄!〗
梁山伯(康?。骸枷偷?!〗
祝英臺(李佩紅):〖倘他再以強力逼迫,唯有一死,以報梁兄哇!〗
梁山伯(康?。骸枷偷薌嵴瓴磺?,愛我情深,兄死難忘。望你保重身體,勿以兄為念!〗
祝英臺(李佩紅):〖梁兄!你就這樣舍我而去么?〗
梁山伯(康?。骸夾衷詿司昧?,與賢弟不利。望你保重,我、我要告辭了!這是賢弟贈我的玉佩,你、你、你拿去了吧!〗
祝英臺(李佩紅):〖梁兄!不要心中難過,我英臺此身已許,此心不悔。待你走后,我再向爹爹力爭此事。倘若無法挽回,決不負梁兄也就是了!??!梁兄!這有素帕一方,贈與梁兄,以表我純潔之心,你也拿了去!〗
梁山伯(康?。骸夾治尢碇鐫胂偷?,望你保重,賢弟!山伯告辭了!〗
祝公遠(趙世璞):〖??!銀心!喚你家小姐前來!??!銀心!你家小姐往哪里去了?〗
銀心(譚殊):〖小姐!咱們回去吧!〗
祝英臺(李佩紅):〖梁兄抱病去,終日我心懸。爹爹逼婚緊,寧死不瓦全?!?br/>四九(甘明育):〖小姐!〗
祝英臺(李佩紅):〖你、你家相公怎么樣了?〗
四九(甘明育):〖我們相公他、他死了!〗
祝英臺(李佩紅):梁兄為我喪了命,猶如萬箭刺我心??上悴嘔纖途?,
四九(甘明育):〖小姐!我們相公死的時候,把這手帕交給我啦。叫我給您送回來啦!〗
祝英臺(李佩紅):退還手帕情義深?!佳?!血!梁兄??!梁兄!是我害死你了!〗
祝英臺(李佩紅):〖四九!你家相公葬在何處?〗
四九(甘明育):〖埋在青道山旁!〗
祝英臺(李佩紅):〖青道山旁?好!我知道了!你快快地去吧!〗
祝公遠(趙世璞):喜事臨門精神爽,
祝夫人(黃文?。號杖綻嵬敉?。
祝公遠(趙世璞):〖??!夫人!今日乃是喜期,女兒可曾梳妝???〗
祝夫人(黃文?。骸寄閿興恢褐灰蚺餳溉趙詵恐忻潑撇煥?。我也曾相勸于她,只是她不肯聽我言。這便如何是好哇?〗
祝公遠(趙世璞):〖你要去相勸她的才是??!〗
祝夫人(黃文?。骸及?!只是他哭哭啼啼,唉!不肯梳妝,你還叫我怎樣的勸她呀?〗
祝公遠(趙世璞):〖少時花轎到門,她若不梳妝,這便如何是好哇?〗
祝夫人(黃文?。骸頰饣耙菜檔檬前?!〗
祝公遠(趙世璞):〖哎呀!天時不早了,你快快的催她去吧!〗
祝公遠(趙世璞):〖??!夫人!遠遠有鼓樂之聲,想是花轎就要到門了??煒齏咚グ?!〗
祝夫人(黃文?。骸及?!她不聽我言,我哇,我是不去的了!〗
祝公遠(趙世璞):〖唉!你要好好地相勸于她?!?br/>祝夫人(黃文?。骸及?!好親事你來做主,這為難之事叫我去承擔?!?br/>祝公遠(趙世璞):〖你快去吧!〗
祝夫人(黃文?。骸頰饈悄睦鎪燈?!〗
祝夫人(黃文?。?、祝公遠(趙世璞):〖唉!〗
祝公遠(趙世璞):〖快去呀!哎呀!這是哪里說起呀!〗
侯嫂(朱錦華):〖喲!員外!今兒個您可大喜啦!這個花轎來啦,執事們哪,全在門口哪!請小姐梳妝上轎吧!〗
祝公遠(趙世璞):〖小姐還未曾梳妝,你們等上一等!〗
侯嫂(朱錦華):〖不是!吉時可快到啦!〗
祝公遠(趙世璞):〖你們等上一等,等上一等!〗
祝夫人(黃文?。骸頰饈悄睦鎪燈?!??!員外!女兒現在那里寫字,只是她還是不肯梳妝,這便如何是好哇?〗
祝公遠(趙世璞):〖哎呀!花轎已然到門了哇!〗
祝夫人(黃文?。骸嘉蟻昧?!我曉得了!你不要催了,哎呀!我是不能去了!〗
祝公遠(趙世璞):〖唉!你要相勸于她呀!〗
祝夫人(黃文?。骸嘉也荒芟噯?!〗
家院(----):〖何事???〗
四九(甘明育):〖哎!我說老大爺:我呀,是梁相公的書童。我們相公死啦,這有封遺書,勞駕您交給祝小姐得啦!〗
家院(----):〖哦!好好!〗
四九(甘明育):〖謝謝您哪!〗
祝夫人(黃文?。骸寄忝塹紉壞勸?!哎呀!這是哪里說起!〗
祝公遠(趙世璞):〖哎!何人的書信哪?〗
家院(----):〖梁相公已死,有遺書一封,是交與小姐的呀!〗
祝公遠(趙世璞):〖你快快拿來我看!“我今一死無別恨,單等賢妹哭一聲。今日不能接秦晉,死在九泉目不瞑?!編?!梁山伯死了,我女兒若知道他死了,呃!她自然就上轎了哇!銀心!〗
銀心(譚殊):〖哎!〗
祝公遠(趙世璞):〖快把這封書信,叫你家小姐看一看!〗
銀心(譚殊):〖哎!是??!〗
祝公遠(趙世璞):〖快去呀!夫人!這就好了!〗
祝夫人(黃文?。骸及?!〗
祝公遠(趙世璞):山伯已死我心定,女兒一定嫁旁人。得攀高門心意稱,
祝英臺(李佩紅):欲哭無淚泣無聲。生不能同室死同穴,
祝公遠(趙世璞):這素白白的孝服你為何情哪?〖??!身穿重孝,意欲何為呀?〗
祝英臺(李佩紅):〖我要到梁山伯墳前一祭!〗
祝公遠(趙世璞):〖哎!快將孝服脫掉,不準你這樣前去!〗
祝英臺(李佩紅):〖偏偏要這樣前去!〗
祝公遠(趙世璞):〖呃!偏不叫你這樣前去!〗
祝英臺(李佩紅):〖爹爹!你的心腸莫非是鐵打的么?〗老爹爹,心腸狠,羨富貴,望高門。山伯死,你多高興,害死他,你也害了我的身。徒勞妄想我心已定,
祝夫人(黃文?。骸級?!你不要哭壞身體,保重要緊!〗
祝英臺(李佩紅):娘??!
祝夫人(黃文?。骸級?!〗
祝英臺(李佩紅):你、你、你白生我,
祝公遠(趙世璞):〖呃!快快上轎去吧!〗
祝英臺(李佩紅):至死不登那馬家的門。
侯嫂(朱錦華):〖安人!您這兒來得啦!〗
祝夫人(黃文?。骸己問擄??〗
侯嫂(朱錦華):〖您倒別著急,我倒有個主意?!?br/>祝夫人(黃文?。骸寄閿瀉沃饕庋??〗
侯嫂(朱錦華):〖倒不如啊,就這樣叫小姐上轎得啦!〗
祝夫人(黃文?。骸頰庋躒パ??〗
侯嫂(朱錦華):〖不是??!到墳前祭奠祭奠,再把吉服換上。她是到了那兒,我好有個交待??!要不介,我怎么?〗
祝夫人(黃文?。骸及?!也只好如此!〗
侯嫂(朱錦華):〖對了!您催她上轎得啦!〗
祝夫人(黃文?。骸及?!銀心!快將紅衣交與侯嫂!〗
銀心(譚殊):〖是啦!〗
祝夫人(黃文?。骸及?!女兒!女兒!你這里來!你去到墳前,祭奠已畢,再將紅衣穿上。你、你不要叫我娘我為難哪!〗
祝英臺(李佩紅):〖母親你不要悲傷,保重身體要緊!你不要想念孩兒,我與你永別了!〗
祝夫人(黃文?。骸級?!〗
侯嫂(朱錦華):〖小姐!您上轎得啦!〗
祝夫人(黃文?。骸寂?!上轎去吧!兒??!〗
祝英臺(李佩紅):〖梁兄??!〗??!山伯兄??!有了你我珍愛花容墨鬢,有了你我才覺世有溫存。我為你才與我嚴親爭論;我為你才不怕議論紛??;我為你哪顧得身體受損;我為你披縞素來哭奠靈魂。你如今為了我青春喪盡,且等候祝英臺,梁兄??!我們生不能同室,你死了我也不能獨生。我哭、哭一聲山伯兄!叫……叫一聲死不瞑目的梁兄長!山伯兄??!
侯嫂(朱錦華):〖喲!要下雨!陰天啦!小姐!小姐!您別哭啦!這天哪,也不早啦!換上吉服,快請上轎吧!〗
祝英臺(李佩紅):〖到哪里去?〗
侯嫂(朱錦華):〖喲!到馬家去呀!〗
祝英臺(李佩紅):〖馬家?〗
侯嫂(朱錦華):〖??!〗
祝英臺(李佩紅):〖此處就是我的家!〗
侯嫂(朱錦華):〖喲!小姐!您怎么說這話來啦?小姐!快跟我上轎吧!咱們走吧!小姐??!〗
祝英臺(李佩紅):〖休得妄想!梁兄為我而死,我豈能獨生?我生不能與他同室,這死,〗
侯嫂(朱錦華):〖怎么著?小姐?〗
祝英臺(李佩紅):〖也要與他同穴!〗
侯嫂(朱錦華):〖哎喲!壞了!壞了!小姐!小姐!〗
梁山伯(康?。合÷鍍燙煊羈?,石碎三生夢未寒。
伴唱:〔同命侶,離仍合,羽化骨換。山原上,舞翩躚,粉翅展,雙飛樂欲仙。穿草樹,鸞翔飛,翥更上下如燕接鳧連,如燕接鳧連。長是相攜并肩,相結如環。相攜并肩,相結如環。隨相顧盼交憐,栩栩然。相伴情無邊,愛無邊,火騰騰,焰高燃,終不變,焰高燃,終不變。裊晴空屢屢霞光絢,多少悲哀滿世間。葬人間滾滾黃塵卷,打破黃昏見蔚藍?!?/div>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三國中的狂人

山東不僅出了個奉儒守禮令后世敬仰的諸葛亮,而且還出過狂妄不羈的奇人——他就是原籍山東臨邑德平鎮小禰家村(東漢平原般)的禰...詳情>>

宋蜀刻唐人集本《孟東野文集》

原文標題:善本掌故:宋蜀刻唐人集本《孟東野文集》 “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