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中國歷史,看歷史知識,盡在講歷史網

广西11选5玩法介绍:唐滅東突厥之戰是華夏軍人摒棄仇怨 共同打響民族再度崛起的一戰 攻滅東突厥對李世民有多重要?天可汗都只是虛名

來源:講歷史2020-01-06 11:32:19責編:流星人氣:
字號:小號|大號
【內容導讀】公元629年十一月至四年三月,在唐與突厥的戰爭中,唐王朝為消除北方威脅而攻滅東突厥頡利可汗部。這是華夏民族歷史上,又一次熱血澎湃的征戰,不僅僅是要戰勝一個欠下累…

广西11选5app www.siyct.com 公元629年十一月至四年三月,在唐與突厥的戰爭中,唐王朝為消除北方威脅而攻滅東突厥頡利可汗部。這是華夏民族歷史上,又一次熱血澎湃的征戰,不僅僅是要戰勝一個欠下累累血債的強敵,更要吹響一個民族歷經苦難戰亂后,再次崛起于世界的號角!

u=1170328621,2113466330&fm=26&gp=0_副本.jpg

唐貞觀三年十一月至四年三月,在大唐與突厥的戰爭中,唐王朝為消除北方威脅而攻滅東突厥頡利可汗部的重要作戰。頡利可汗帶領數萬人欲逃過磧口,遭到李績軍的攔截,其大酋長皆率眾投降。頡利逃往靈州西北的沙缽羅部落,欲投奔吐谷渾,被大同道行軍副總管張寶相俘獲送往長安。

這是華夏民族歷史上,又一次熱血澎湃的征戰,不僅僅是要戰勝一個欠下累累血債的強敵,更要吹響一個民族歷經苦難戰亂后,再次崛起于世界的號角!這場戰爭的意義有多大?就要說說這個頑強兇殘的敵人:東突厥!

東突厥作為一個長期騷擾中原的游牧國家,東突厥跟華夏民族之間,欠下的血債,數不清楚。甚至在苦難的隋朝農民戰爭起,東突厥野心勃勃的扶持了幾個北方的國家政權,導致了這場慘烈內戰的曠日持久。

而在之后的大唐準備統一南北地區,開始艱難的休養生息時,卻又是遭到東突厥的暴烈南侵事情,給艱難復蘇的中國華夏民族,再次帶來了巨大的悲慘重創。

從唐高祖李淵那個時期起,唐朝的軍隊在各大戰場上,就不停的遭受到東突厥的打殺,以步兵為主的中國華夏軍隊,在面對擁有強大技術和先進戰法的突厥士兵,一度到了苦不堪言的挨打的地步。

對于唐太宗李世民來說,東突厥就意味著一種恥辱。這位年輕的皇帝尷尬剛剛經歷了改朝換代,正準備施展自己的雄心抱負打造第一強國的時候,就慘遭東突厥的突襲,大唐的軍隊,在面對強大的突厥軍隊幾乎潰不成軍,一直被突厥兵追著打回了老家。

u=923748842,1619415792&fm=26&gp=0_副本.jpg

幸虧李世民臨危不亂,在渭水河邊怒斥突厥背棄盟約,又鼓勵大唐將士浴血奮戰,終于頂住東突厥的進攻,這才使突厥收兵,收下大唐大筆金銀財寶后最后瀟灑的撤軍!

只要經歷戰爭的子民不管是大臣還是百姓都很明白,東突厥的這次退兵并不是長久的辦法,這只是一次短暫的休戰。東突厥勢必會卷土重來,東突厥的士兵就像是頭狼,餓狼是喂不飽的。想要太平盛世,就得把餓狼殺掉。

在東突厥離開長安的時候,李世民望著他們的背影,就暗暗的說,將欲取之,必固與之。 此刻的屈辱,就為未來某一刻的雪恥!小編認為不要小看華夏子民,一場腥風血雨即將展開。

三年后,大唐軍隊,可以出世了。這三年里,大唐勵精圖治,尤其是軍事裝備,更是拼命的訓練。貞觀三年里,東突厥遭受雪災,正是內部混亂的時機。

準備了三年的大唐軍隊出發了,不戰勝突厥軍隊,大唐的邊患就不可能根除,大唐百姓,不可能真正快樂生活,這一場出征,已不再是效忠于某一個人,而是為了捍衛華夏民族歷經苦難,終于博得的重生機會。突厥,不能把它奪走!

在這樣的情況下,唐軍集齊眾多能將。大唐王朝血戰到底的內戰死仇, 此時此刻這些軍人,放棄了往日一切的恩怨,這次只為自己國家而戰,他們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消滅突厥。

之后的幾場戰事里面,一直被人看不起瞧不起的唐朝軍隊,這次,這次如電光火石一般,快速拿下陰山,酣暢淋漓吊打突厥,用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悉數將突厥軍隊的士兵打的潰不成軍,抓獲突厥士兵數十萬人,抓獲的俘虜里面還是東突厥的統治者。昔日的強國,就是這樣被慘遭碾壓,乖乖接受了滅亡的命運。

一戰滅其國,千百年來,中原王朝在打擊北方游牧民族時從未創造過此等奇跡;“天可汗”,也是中原帝王被異族冠以的最霸氣頭銜。但滅東突厥,對大唐政權以及李世民本人來說,其深層意義遠非僅限于此。

u=1602858143,1333757788&fm=26&gp=0_副本.jpg

曾經的東突厥,給了中原大地空前的壓迫感

隋朝末年,群雄割據、連年混戰,曾經依附于隋王朝的突厥人強勢崛起,中原王朝再一次失去了地緣政治中的話語權。值天下大亂,中國人奔之者眾。其族強盛,東自契丹、室韋,西盡吐谷渾、高昌諸國,皆臣屬焉??叵野儆嗤?,北狄之盛,未之有也。高視陰山,有輕中夏之志。

突厥人輕視華夏的底氣并不是憑空而來,除了周邊少數民族政權紛紛依附于突厥,大量漢人也選擇投奔草原避難,甚至在中原爭霸的各股勢力背后,也都有突厥人的操控:

公元617年,劉武周攻陷汾陽宮,把搶來的宮女們進獻給突厥始畢可汗,對方則報之以戰馬。其后,突厥立劉武周為定楊天子,并賜給他象征著權杖的狼頭纛。有了這個靠山,劉武周迫不及待的稱帝。

沒過多久,鑒于投靠自己的勢力過多,始畢可汗決定分而治之,他封劉武周為定楊天子、梁師都為解事天子、郭子和為平楊天子;此外,薛舉、李軌、張長遜以及后來的劉黑闥等人也都或多或少向突厥人借勢。中原勢力成規模的向游牧民族稱臣,這完全顛覆了過去千余年中“華尊夷卑”的規則。

而此時的大唐,在突厥面前幾乎毫無尊嚴。公元617年,唐國公李淵太原起兵時,也“卑辭厚禮”的請求突厥的支持。雙方達成了盟友,李氏向突厥買馬請人,協助自己西進長安。

始畢依仗著自己對李氏的恩惠,日益驕縱;突厥使者在長安也時常不守法度,橫行無忌。而在突厥頡利即位后,則更變本加厲:承父兄之資,兵馬強盛,有憑陵中國之志。而當時的大唐剛剛平定中原,急需休養生息,不得不對突厥處處忍讓。

公元621-622年,突厥連續南侵,唐軍損兵折將,定襄王李大恩也戰死沙場;公元624年,頡利可汗“舉國入寇”,而此時的大唐則“關中久雨,糧運阻絕,士卒疲于征役,朝廷及軍中咸以為憂”,臨危受命的李世民依靠反間計及疑兵之計,與對方達成了和親之約,才有驚無險的度過這一關。

然而第二年七月,突厥十余萬大軍卷土重來,并州道行軍大總管張瑾全軍覆沒、行軍長史溫彥博被俘;公元626年,頡利可汗親率十萬騎兵直抵關中,長安全城戒嚴。剛剛發動玄武門之變后即位的李世民親臨陣前,通過便橋之盟才使對方退兵。

可以說,唐朝初年的對北形勢,與西漢初年的“白登之圍”頗為相似。能否邁過這道坎,不僅關系著中原政權的安危、決定著大唐的未來發展方針,同時也決定了東方勢力格局的走向。因此,當這座曾經的大山被推翻,對唐王朝的影響是多層面、全方位的。

u=2814117773,2704388487&fm=26&gp=0_副本.jpg

鏟除東突厥,中原王朝搶回地緣政治主導權

如文初所講,在得知頡利可汗老巢被端后,曾經依附于突厥的“四夷君長”及時見風使舵,上表請求尊李世民為天可汗,中原王朝丟失了數十年的尊嚴再度回歸。同時,經過這一戰,大唐的對外立國之策愈發明確,那就是以攻代守、積極進取,拓寬生存空間:

公元634-635年,唐軍再次出征,這次的目標是西邊的吐谷渾。在老將李靖的統領下,侯君集、李道宗、薛萬鈞等名將共同出擊,活躍了數百年的鮮卑政權吐谷渾由此被降服;公元638年,侯君集在松州城擊敗強盛一時的高原強權吐蕃,兩國間由此維持了數十年的穩定局面。

此后,大唐一直對外保持著高強度的壓力,公元639年,滅高昌國,建立安西都護府;公元641年,擊敗薛延陀,阻止了北方再度出現游牧民族強權;公元644-645年,李世民親征高句麗,嚴重削弱這一勁敵;公元647-649年,唐軍繼續對高句麗保持高強度壓力,使其疲于奔命、無法安寧。

自李世民之后,直至安史之亂前,大唐一直保持著對外的積極開拓姿態,死活復燃的東突厥、高句麗、西突厥以及新興的契丹、奚、靺鞨等要么被滅,要么被牢牢掌控;空前強大的吐蕃也被有效壓制。

從整體而言,貞觀往后的130余年間,是封建歷史上中原王朝對外掌控最為有效、戰略空間最為廣闊的時期。而李世民君臣的滅東突厥之戰,以其樣板般的流程與威懾力,成了開啟這一偉大時代的引子。

李氏家族打了個翻身仗,夯實了政權合法性

在太原起兵時,李淵鑒于自身力量微弱,親自寫信向曾經的敵人突厥人求助,并答應讓對方“若入長安,民眾土地入唐公,金玉繒帛歸突厥”;在財物的刺激下,突厥人賣力的協助李氏政權占據長安:始畢遣其特勤康稍利等獻馬千匹,會于絳郡。又遣二千騎助軍,從平京城。及高祖即位,前后賞賜,不可勝紀。

借助外敵推翻自己服務的政權,這事成了李淵本人以及李唐政權的污點之一。而突厥則依仗自己的功勞以及對李氏的輕視,不僅索求無度,并且毫無顧忌的在唐朝君臣面前頤氣指使。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再加上自身空前虛弱,李淵只得忍氣吞聲。公元624年,面對突厥的不斷襲擾,李淵甚至考慮毀掉長安、往東遷都。

另一方面,突厥人扶植的隋朝殘余力量也蠢蠢欲動。頡利可汗的妻子義成公主是隋朝宗室之女;公元621年,隋煬帝的皇后蕭氏以及齊王楊暕之子楊政道也被突厥迎至草原,并且專門設立了牙帳。其后,楊政道被立為隋王,北逃避難的中原人也都被安置在其麾下,并且在定襄城設置百官、沿用隋朝的年號及制度。

從理論上說,隋朝直系血緣的政權仍在,身為原隋朝官員的李淵父子卻自稱帝王,這在道德上頗能落人口實。正是由于這個原因,義成公主等人不斷向頡利可汗施加壓力:“今唐天子非文皇帝子孫,可汗宜奉楊政道以伐之,以報文皇帝之德?!?/p>

同時,唐朝廷的官員中,很大比例來自原楊廣麾下,故而蕭皇后和楊政道的存在,令李淵父子如芒在背。所以當突厥被滅后,意味著李氏父子打了一場翻身仗。

首先,曾經一再羞辱自家的突厥人如今俯首陳臣,“李唐靠著北夷奪權”的尷尬成為了過往;其次,義成公主被殺、蕭皇后及楊政道也隨同頡利一同投降,標志著隋王朝徹底覆亡,大唐王朝更加堂堂正正。不過,對于李世民個人而言,這一戰還有另一層意義。

u=2814117773,2704388487&fm=26&gp=0_副本.jpg

再次贏了李建成,李世民挺直腰桿、揚眉吐氣

在公元624年,李淵不堪被突厥人無止境的騷擾,考慮往東遷都,他甚至已經派宇文士及前往樊、鄧地區實地考察,而李建成、李元吉、裴寂等人對此也一致贊成。對于這一逃跑主義傾向的方案,李世民旗幟鮮明的表示反對:

戎狄為患,自古有之......奈何以胡寇擾邊,遽遷都以避之,貽四海之羞,為百世之笑乎!彼霍去病漢廷一將,猶志滅匈奴;況臣忝備籓維,愿假數年之期,請系頡利之頸,致之闕下。若其不效,遷都未晚?!盎羧ゲ∽魑撼?,尚且胸懷‘匈奴未滅、何以家為’之志,我李世民身為宗族藩王,豈能望賊而逃?”他保證在數年內滅掉匈奴,把頡利可汗抓到殿前請罪。

由于當時兄弟間的矛盾已逐漸激化,李建成對弟弟的這一霸氣宣言大加嘲弄:建成曰:“昔樊噲欲以十萬眾橫行匈奴中,秦王之言得無似之!”西漢初年樊噲也曾吹牛要帶十萬人橫掃匈奴,最后什么結果?秦王你這話好耳熟啊!李世民則直接立下軍令狀:形勢各異,用兵不同,樊噲小豎,何足道乎!不出十年,必定漠北,非敢虛言也!

就這樣,當時已勢同水火的兄弟倆,算是在大唐君臣眼前打下了一個賭。兩年后,李世民在玄武門之變殺掉了李建成,雖然是出于殘酷政治斗爭的需要,但也因此背上了“殺兄弟奪位”的罵名。自那一刻起,他無時不刻想要證明:我就是比哥哥強,由自己帶領大唐是正確的選擇。

而在公元630年,得知兒子一舉滅掉突厥、洗刷了自己以及大唐多年的羞辱后,多年不露面的太上皇李淵發自肺腑的感慨:漢高祖困白登,不能報;今我子能滅突厥,吾托付得人,復何憂哉!

“托付得人”,聽到父親說出的這四個字,李世民一定在內心長長舒了一口氣。其后,李氏宗族及重臣在凌煙閣置酒慶祝,李淵更是親自彈琵琶、李世民則起舞相和。我們相信,多年來蒙在父子間的寒冰,此刻方得以逐漸消融。

大唐盛世,始于貞觀。李世民在位期間的政治、經濟、軍事及制度建設,為唐王朝其后一百余年的興盛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而一戰滅突厥,具有劃時代的意義,不僅開創了中原王朝面對北方強敵的最輝煌戰績,更對李氏家族以及其后大唐的走向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中華文明逐漸迎來了文治武功的最巔峰時期。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